*這篇有肉,未成年請自行離開

*不看肉跳過不影響劇情

*OOC有,總裁是大家的


4.

在昏暗的燈光下,妳停下了喝湯的動作,那個熟悉又尷尬的氣氛又擋在你們之間。

「對不起,可是我的身份配不上您,我只是個影視公司的製作人而已。」

妳端坐在沙發上,眼前的男人低下了頭,讓妳看不到他的表情。

 

啊哈哈,原本的劇本已經沒救了呢…哈哈。

 

妳在心裡乾笑幾聲,起身想走出房間,不料,右手卻被一陣拉力拉去,害妳跌落在對方身上。

「李澤言!你到底有什麼問題?你那麼愛跟羅嘉你去啊!」

久久憋在心底揮之不去的怨氣在此時一次爆發。

不知道是下午的催眠還是一直以來對方都不願意把話說清楚的怒火,讓妳如此煩躁。

但李澤言看到妳的舉動只是輕輕的抓住妳的雙手讓你冷靜下來。

「妳剛剛說什麼?」

李澤言瞇起眼睛,看著從發狂中剛冷靜的你,當然,你的雙手還是掌握在他的手中。

「我說我配不上你。」

「下一句。」

「你那麼愛…嗚…」

話還沒說完,李澤言強勢的吻上妳的唇阻止妳講出完整的一句話。

「妳說我愛誰?」

「羅...嗚...」

「誰?」

李澤言似乎玩上癮了,他按住妳的腰把妳死死的扣在他的大腿上。

「李澤言,放開我。」

妳不安分的在他腿上掙扎,原本的怒氣也被壓下去了。

有時候真氣自己的情緒那麼容易被這個男人牽動。

「呵,白癡。」

李澤言放開妳,讓妳好好地做回他對面的沙發上並把湯罐塞回妳手裡。

「快吃。」

「到底是誰才幼稚啊...」

妳一邊碎碎念一邊把湯喝下去。

兩個人之間的矛盾似乎就這麼被化解了,但是你們兩個都不願意說破。

 

一週後,妳被通知可以出院了。

當天是平日,安娜又因為妳的缺席忙得抽不出空,只好讓妳一個人辦手續出院。

「抱歉,讓你一個人出院。」

「不會啦,我不在才會讓你們那麼忙。」

一邊講著手機一邊步出醫院大門,一輛妳熟悉不過的車就這麼停在妳面前。

 

修好了啊?

 

妳發出哼聲並抬頭看走下車的李澤言。

「華銳的總裁很閒?」

妳學著他平常說話帶刺的語調,調侃他。

李澤言沒有說話,他看了妳一眼,抓起妳手上的提袋丟進後座。

「要去哪?」

從那天以後,妳們兩個的爭執似乎就這麼結束了,可是妳還是沒有跟他攤牌。

妳板著臉坐進副駕,李澤言伸手幫妳繫上安全帶,淡淡的看了妳一眼後開車往市區的方向。

妳縮在副駕偷瞄李澤言的表情,還是除了招牌撲克臉外什麼都看不出來。

「…幹嘛?」

注意到妳一直盯著他看後,李澤言提問。

「沒事,只是覺得你長得挺好看的。」

聽到這句話,李澤言頓了一下。

似乎想確定妳是不是真的失憶了,但見妳說完後就沒有再開口便把話吞回去。

從吵架之後,妳們兩個很常陷入這種令人尷尬的沉默,妳撐著頭看著住了22年的戀語市,基本上每一條路都因為工作的關係而不陌生。

尤其是前往市區位在近郊別墅區的李澤言家的路。

等等…李澤言家?!

李澤言把車停入他獨棟公寓的停車場,停妥後自行下車並走到另一邊將你打橫抱起。

「幹…幹嘛?」

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的你下意識抓住了李澤言的後頸。

「白痴,連回家的習慣也忘記了?」

 

不,我們根本沒有這習慣。

而且我們也沒有同居。

 

你準備反駁李澤言的時候,看到他板著臉,眼裡卻帶著一絲笑意,妳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妳才是被欺騙的那個人。

「是、是嗎?」

妳乾笑著,並任由他將妳抱上樓。

電梯在三樓打開,妳非常熟悉的裝潢出現在眼前,只有黑白灰三色構成的空間讓你不經嘆氣。

妳掙扎的想從李澤言身上下來,哪知道他卻將妳抓的死死的。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低沉略帶威脅的聲音靠在妳耳邊,宣告妳的計劃早就被識破。

 

他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你不敢抬頭看他,腦內努力匯集詞彙來反駁他,想讓他再次相信你是真的失憶。

「坦白什麼?」

妳牙一咬,決定繼續裝死。

「嗯?」

李澤言把妳放在床上,不給妳任何逃走的機會,薄唇便覆上你的。

妳緊閉嘴巴不讓他得逞,誰知他的技術比較想像的還好,不用三兩下就被撬開了。

「怎麼樣?要坦白了嗎?」

「你這是逼供!逼供!」

李澤言聽到你的回答後又覆上你的唇,右手將妳的雙手壓制住。

「我好像,沒聽清楚你的回覆呢?嗯?」

他從妳的嘴移往下巴,並在咽喉的位子種下草莓一路親一路種,另一隻手則輕輕的解開襯衫的鈕扣。

最後,妳的上身僅剩下胸罩。

「呵,不過如此。」

李澤言語帶笑意,跨坐在妳身上,妳抬頭思考著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走,連乾脆就這麼放任自己給他玩弄的想法都不爭氣的出現了。

下一秒,你想起了在公司裡女孩們茶餘飯後的話題。

那個時候悅悅煞有其事的說第一次會很痛。

 

天殺的。

 

皮帶解開的聲音將你喚回了現實,妳抬頭看著跨坐在你身上的李澤言,他卻難得的笑開了。

看來眼下只有乖乖認罪才能保有全屍。

「李大總裁,我錯了,小的認罪。」

你做出投降的動作,希望身上的人可以放你一馬。

「呵。」

李澤言撕開套子的外包裝,一手搓揉著你的柔軟,低頭去舔你胸前的紅莓。

「別…別…」妳想伸手推開他的腦袋,但卻絲毫沒有動靜,「你不是說…啊…坦白…從…寬?」

一陣陣的快感如電流般流過你的身體,妳不安分的扭動身體,迎來了第一次高潮。

「我是說從寬不是不做。」

李澤言發出低沉的笑聲,手指慢慢的放入你那未經開發的甬道,突如其來的異物感讓妳發出呻吟,似乎是發現妳還沒辦法跟上他的動作便放慢了速度,讓妳慢慢跟上他的節奏。

「等...等...啊!」

異物感漸漸地減弱,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蔓延開來的快感。

一根、兩根、三根,但是體內的空虛感卻越來越大。

李澤言將手指從妳體內拿出,並將熾熱的抵在穴口,慢慢的進入。

你的未經人事的甬道感覺到異物的侵入便緊張的收緊,讓李澤言發出重重的喘息。

「放鬆。」

他輕輕抬起你的雙腿掛在肩上,彎下腰讓他的熾熱更深入也剛好能親到你的嘴唇。

李澤言輕吸著妳的嘴唇作為安慰,因為尺寸而沒有完全插入的熾熱停在妳體內等待妳適應。

「還好嗎?」

李澤言吻掉妳臉上的汗水,左手輕輕的摸著妳的臉,右手則撫弄著妳胸前的柔軟。

「沒...沒事。」

妳咬著牙忍痛回應身上的男人,當然,李澤言不是白癡,僅存的理智讓他知道身下的女孩其實是在逞強。

他慢慢地用手撫過女孩胸前的柔軟,下體的動作也隨著手部的動作慢慢動起來。

「啊...快...快點...」

隨著李澤言的抽插,快感漸漸取代了痛覺,讓妳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聽到妳的話,李澤言將枕頭墊在妳的腰下,抽插的速度也隨之變快。

聽到自己發出呻吟,妳下意識的用雙手摀嘴巴,但是伏在妳身上的李澤言發出低沉的笑聲,用左手將你的雙手再次固定在頭上。

「讓我聽。」

總裁的霸道和男友的溫柔同時被這個男人闡述得恰到好處,妳不禁臉紅覺得自己能有著這樣的男友真的很幸福。

「嗯?還有力氣想別的?」

在妳想出了神的同時,他朝著妳內部的某一點用力地撞下去,讓妳迎來了第一次高潮。

尚在高潮的餘韻裡,但李澤言並沒有因此而停下動作,妳被她從床上拉起來,突然懸空的雙腿下意識的夾緊了男人的腰。

也因為這個動作,他的熾熱反而陷地更深了。

李澤言一步步地走向房間另一頭的落地窗,妳的背就這麼抵著落地窗,從外面看進來一覽無遺。

「等...等...李澤言,會被別人看到的...」

「看到才好,這樣妳又失憶的時候他們也不會忘記妳是我李澤言的人。」

聽到李澤言的話,妳抗議般的咬了咬他的肩膀。

李澤言用喉頭發出笑聲,將妳抵在落地窗上用力地抽插著。

一股暖流匯集到妳的下身,讓妳迎來第二次高潮並癱軟在男人身上。

「這麼快就不行了?我可是連一次都還沒喔。」

李澤言把妳放到床上,抽差個幾十次後,妳感覺到一股衝力自李澤言衝進妳的體內。

 

「不管妳失憶幾次,我都會把妳喚回來的。」

「所以妳,就儘管失憶吧!」

 

次日,清晨的陽光灑在king size的雙人大床上。

「嗚...」

妳揉揉眼睛,翻身想繼續賴床,卻看到身邊的男人已經睜開眼睛看著妳。

「會痛嗎?」李澤言被子裡的手輕撫過妳的小腹,溫柔的動作和平常霸道的形象完全搭不上邊,看妳害羞的紅著臉,他又補上一句,「還是昨天我不夠用力?」

「走開啦,臭流氓。」

妳用力做出想推開這位霸道總裁的動作,哪知道這個男人把停在妳小腹的手一道妳背後把妳抱緊。

「不過有兩件事妳說錯了。」

「什麼?」

「妳上禮拜在醫院說的話。」

妳抬頭看像李澤言,他的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低頭剛好和妳對上眼。

「說妳配不上我,還有我愛羅嘉這件事。」

「這世界上,只有妳配得上我。」

「而且,我已經拒絕羅嘉了。」

 

「所以,不要再去開車撞牆了。」

不管怎麼樣,都要懟妳一句。

這就是李澤言。

妳這輩子最愛的李澤言。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