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有,總裁是大家的

*李澤言的個性是自己揣摩的,一切行為都是自己腦捕的

*有許墨,還會被打,建議許太太們先有心理建設,沒有的話可以按x

-----------------------------------------------------

魏謙看著再次停下動作的李澤言,自從悠然失憶以來,李澤言處理公文的速度呈現直線下降。

尤其是今天。

昨天晚上總裁下班後應該是又去悠然那了,他覺得今天總裁發呆的原因絕對跟昨天有極大的關係。

「魏謙,去業務部拿下午會議的資料。」

李澤言拿下眼鏡、揉揉眉心,對站在旁邊等他簽文件的魏謙說。

「好的。」

魏謙接過簽好的文件,快速地走出總裁辦公室。

看著魏謙走出辦公室,李澤言大大的嘆了一口氣,開始思考昨天晚上的一切。

悠然是真的失憶嗎?那昨天親在自己髮旋的吻又是什麼意思?

他把額頭靠在架在桌上的雙手,和女孩相處過的一切慢慢浮現在自己的腦海裡。

第一次告白、第一次接吻...

第一次吵架。

『李澤言你個渾蛋!』

那天晚上的那句話到現在還迴盪著,就好像悠然一直在自己的身邊罵著。

那是他的失誤,他沒發現那是羅嘉的計謀,全部都是她自導自演的。

當然,事後他也向雜誌社要求了大筆的賠償金,唯一還沒做的就是像悠然道歉。

他傷害了她。

但是現在也沒機會和那女孩道歉了,因為她什麼都不記得了。

「總裁,午餐您要到餐廳用餐嗎?」

魏謙把資料拿回辦公室,看了看手錶接近午餐時間。

「不了,你去吧。」李澤言示意魏謙把資料放到桌上後往後靠在椅子上,「我還不餓。」

魏謙點頭表示知道了便轉身再次離開辦公室。

說來很巧,這時安靜了一個早上的手機很識相地在這時響起,大大的兩個字顯示了來電的人的身分。

「喂。」

自從李澤言把悠然的狀況告訴許墨後,他每天都和這位腦科學家保持聯繫。

「催眠實驗?」

「如果她答應了我沒意見。」

李澤言咽了一口口水後補上一句:「不過如果她出了問題,我會唯你是問。」

「掛了。」

掛掉電話後,李澤言走到辦公室另一邊會客用的沙發躺下休息,昨天晚上根本沒辦法好好休息。

也許是因為午休時間,並沒有人進來打斷李澤言的睡眠。

 

他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他踩在草原上,微風將草地吹的沙沙作響,他不記得自己有來過這種地方,不管是小時候還是近幾年。

他看看左右,確定能移動後緩慢邁開步伐,就像平常和悠然一起在公園裡散步一樣。

他雙手插在西褲的口袋裡,享受著微風輕輕地打在自己臉上,自從悠然住院後就沒機會這麼悠哉了,更準確來說,自從開始經營華銳能悠哉地散步用手指都數得出來。

走著走著,好奇心就這麼被掀起。

盡頭是哪裡呢?

也是出於好奇,李澤言啟動evol想看看在夢中能不能使用。

打在臉上的風沒有停止,但底下沙沙作響的草卻停下來了。

真神奇啊!

說來幼稚,看到這個畫面他居然覺得很有趣。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雖說是夢,卻意外得很真實。

可以用evol、有風的感覺,如果再加上個笨蛋,就跟日常差不多了。

什麼時候習慣了那個笨蛋在身邊上竄下跳、大吵大鬧呢?

這幾天那傢伙這麼安靜也是挺不習慣的。

想到失憶的悠然,李澤言的眼神又不禁黯淡下來。

用抓亂那頭整齊的黑髮來整理思緒後,他繼續啟程往那個未知的盡頭走去。

走了也不知道多久,李澤言停在一棵似曾相似的樹下,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又好像沒有。

「李澤言?」

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李澤言雙手交叉在胸前回頭看向身後的山坡。

嘴上勾起淡淡的微笑,用眼神催促著山坡上的女孩。

女孩露出了跟平常一樣燦爛的笑容。

 

「總裁?該去開會了。」

魏謙抱著資料,他一進辦公室就看到鮮少休息的總裁居然在沙發上熟睡。

「好。」

雖然是剛睡醒,但剛剛的夢太真實了讓他的好心情延續到現實中。

魏謙看到李澤言臉上浮出的微笑打了一個寒顫,慢慢地退到辦公室外等待總裁整理自己的儀容。

下午的會議就是最平常的例行會,早上拿到的資料也就是各家公司簡單的匯報。

而影視公司本來該來匯報的代表因為住院的關係換成了安娜。

會議也意外的順利。

除了幾個還是一樣爛的的公司外,其他的報告都合格。

連影視公司也合格。

就好像悠然並沒有住院而是在公司一起忙匯報。

等等,悠然?

他記得好像在病房的某個角落看過公文的資料夾?

哼,那個白癡。

「總裁...」

會議結束,其他人快速離開會議室,就像是要逃離什麼怪物一樣,安娜整理好東西後走到李澤言身邊想跟他聊一下正在住院的某人。

李澤言準備開口的下一秒,放在西裝口袋的手機就在此時響起。

「抱歉。」

李澤言看了一下螢幕上顯示的電話,毫不猶豫地接起來。

「許教授?」

「那個不是你們應該負責的嗎?」

「我說過你們出示我會唯你們是問吧?」

「所以她現在在哪?」

「我現在過去。」

隨著電話一句句回應,李澤言的臉色越來越黑,安娜用看的也知道繼續留下來只怕會被颱風尾掃到。

「等等,悠然失蹤了。」

「什麼?」

安娜聽到李澤言的話愣了幾秒後,轉頭用眼神示意魏謙立刻去把總裁的東西拿過來。

 

「總裁,她在兒童遊戲室裡。」

從華銳離開後,安娜幫李澤言把東西先放進悠然的病房,而魏謙則和李澤言一起跑去找許墨。

「魏謙,你可以先回去了,還有,幫我跟安娜也說一聲。」

忍著怒氣,李澤言握緊拳頭,讓魏謙先離開醫院。

他不想讓自己失控的一面被下屬看到。

魏謙快速點頭轉身離開許墨和李澤言所在的房間,房內的低氣壓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了。

「為什麼她會在兒童遊戲室?」

李澤言抓住腦科學家的衣領把對方壓在牆上,許墨則是面無表情地回看著他。

「她做完實驗後跑出診間。」

「然後呢?」

「護士巡房的時候發現她不在房裡。」

「...她的安全不是你們該負責的?」

「......」

見許墨不回答,李澤言的怒氣又再次被點燃。

他一拳揮在許墨臉上,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打人、也是第一次為女人打人。

李澤言看許墨從地上爬起來,確定不用為他叫醫生便離開房間前往兒童遊戲室。

 

其實兒童遊戲室離剛剛的房間並不遠,但是看到在溜滑梯底下縮成一團的女孩,露出莞爾一笑。

 

還好沒有再次失去她。

 

他暫停了時間讓女孩多睡一會兒,順便欣賞一下她的睡臉。

最後當然忍不住伸手去搖悠然把她叫醒。

「白痴,想睡覺不會回房間睡?」

李泽言把女孩從狹小的空間拉出來抱在懷裡,剛睡醒的悠然第一句話居然是叫她的名字。

哼,笨蛋。

不管女孩在懷裡掙扎、鬼吼鬼叫,他把西裝外套丟在女孩身上並把她抱回房間。

 

想到女孩默默地計畫著的事情,李澤言無聲地笑了出來,而被抱在懷裡的悠然則因為低頭沒發現這件事。

------------------------------------------------------

是是是,真是抱歉我只有165喔。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