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一樣還沒有肉,請各位安心閱讀

*OOC有,總裁是大家的

*本篇有玻璃渣,食用時還請小心,無法接受歡迎x

*有EVOL,許墨的部分沒有使用、沒有私設,就只是單純的物理催眠

=========================================

3.

那個晚上的一切就像夢一樣。

隔天醒來,床邊的人已經離開病房了,甚至連椅子都被好好的放在桌邊。

如果不是記得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妳真的會懷疑自己的evol其實是妄想。

 

好,現在最該盤算的不是發生什麼事,而是妳到底該怎麼跟他攤牌。

總不能哪天李澤言一進門就跟他說:「Surprise!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哦~」

這個結局太爛了。

不是做節目的人都知道這個結局很爛,更何況是妳這個節目製作人。

「再怎麼煩惱,還是要吃東西吧?」

剛從公司出來見客戶的悅悅帶著午餐走進妳的房間。

「悅悅,救我!」

你朝著知情的悅悅求救,悅悅看到你的舉動很無情的大笑起來。

「妳自己看著辦。」悅悅露出調皮的表情讓妳覺得又氣又好笑,「開玩笑的啦,我幫你整理了有失憶橋段的連續劇,你可以趁“總裁”不在的時候研究。」

悅悅朝擺在你面前的桌子放上一疊資料,但也很無情的又放上更多節目資料。

「這些是妳翹班的懲罰。」

「哪有員工懲罰老闆的?」

「有啊,我老闆現在就在想辦法懲罰他的投資人。」

「悅悅!」

待悅悅離開,心理科的醫師走進來請妳去幫他們做一下催眠治療的測試。

暫時不想面對現實的妳一口答應,跟在醫生背後走到他的診間。

診間裡除了幾個拿著記錄板的實習生和研究生外,還有一個讓你訝異的熟面孔。

「許墨?!」

比起妳看到許墨的驚訝,許墨倒是和平常一樣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好久不見了,悠然。」許墨拍拍你的頭,並帶著你走到房間中央的皮躺椅上躺下,「等一下你聽謝醫師的指示就好了。」

他想了想又補上一句,「不會有事的。」

姑且相信他吧!反正有利無害。

妳躺在冰涼的皮椅上,聽從謝醫師的指示把眼睛閉上。

 

妳身處在黑暗中,那種黑暗無法形容,總覺得在黑暗的盡頭能看到些什麼,但現在還什麼都看不到。

妳伸出手,想抓住黑暗盡頭的東西卻發現距離比自己預想的還遠。

是什麼想讓妳抓住?

是什麼想讓妳不放手?

妳在黑暗中奔跑想追上去,隨著腳步,追尋的東西越來越清晰。

俐落的黑髮、合身的西裝和不苟言笑的撲克臉,你知道那是李澤言,你正想出聲喊他時也注意到旁邊抱著他手臂、親暱的喊著他總裁的羅嘉。

不可以。

妳在黑暗裡嘶吼,想抓住李澤言的手把他搶過來。

妳奮力的奔跑想把那個本該屬於你的人拉回你身邊,但身體卻像是被釘住一般無法移動。

李澤言!我在這啊!

你的嘶吼被黑暗吞沒,最後連自己也被黑暗吞沒。

原來你到頭來都是一個人嗎?

不,原來你一直都是一個人。

「悠然?」

睜開眼睛,許墨帶著和平常一樣的笑容,和海一樣深的紫瞳正一眨一眨的看著你。

「我…我沒事。」

從夢中回來的妳喘著氣從皮椅上掙扎爬起,許墨伸手想幫妳一把,妳卻搖搖頭拒絕他的好意。

 

離開診間後,妳並不想回病房,回去那只會讓妳想起妳只是孤單一個人。

胸口,悶悶的。

妳縮在兒童遊戲室裡溜滑梯下狹小的空間裡。

聽說人類想把自己塞在狹小的角落是因為跟待在母親的子宮裡有一樣的安全感。

很痛。

你不知道到底是從午餐後就沒進食的胃在抗議還是那個面對了心理最深處的妳在抗議。

在心理科診間待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再加上不知道在醫院裡遊蕩了多久,從遊戲室看出去的天空已然全暗。

妳也沒有心力把遊戲室的燈打亮,打開燈也不會有人來找妳。

於是妳就這麼縮在角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後便沉沉睡去。

這次的夢是明亮的,你踩在翠綠的草皮上,草原上有著舒服的微風、但草卻是靜止的。

這是李澤言的evol。

他就站在樹下,雙手交叉在胸前就跟平常一樣用眼神嫌棄你的速度。

沒有羅嘉、沒有黑暗,只有李澤言。

妳打從心底的露出了笑容。

妳被搖晃叫醒,一隻手從溜滑梯底下伸進來,而手的主人則因為自己的身型沒辦法擠進著狹小的空間。

「白痴,想睡覺不會回房間睡?」

妳朦朧間被人從狹小的空間裡拉出來,雖說是拉,但也沒有讓你碰撞到任何東西。

「李澤言…?」

妳小聲呼喚著將妳緊緊抱在懷裡的李澤言,但聲音似乎小到被兩人的心跳聲蓋住。

熟悉的香水味和洗衣粉的味道充斥妳的鼻腔讓妳知道這並不是夢,只是太安靜了,連一點指針的聲音都沒有。

「你用了evol?」

李澤言沒有回應,他把帶有餘溫西裝外套披在妳身上。

「我帶你回病房。」

他板著臉,從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緒,妳不知道他到底是焦急、憤怒或是難過。

不愧是縱橫商場的老狐狸。

「李澤言,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

像是聽不到妳的話一般,妳越掙扎那雙抱著你的雙手就收得越緊,就好像怕再次失去妳。

也許是晚了、也或許是evol的關係,本該有護士來回奔走的醫院走廊此時卻空無一人。

最後,妳們回到了單人病房,丟在沙發區的大衣和旁邊一看就知道是隨手放的保溫袋和放著筆電的公事包,讓妳知道了這個現在正抱著妳的男人一發現妳不再房內是有多著急。

李澤言將妳放在沙發區,並把保溫袋中的湯打開來放到妳手中。

「妳聽著就好。」看妳開始小口小口的啜飲著他煲的湯,李澤言坐到妳正對面像是要面試一樣直勾勾的看著妳。

「我跟羅嘉沒什麼關係,我這輩子只愛妳一個人。」

鮮少將心理話說出來、高傲的李澤言,就這麼率先在妳面前低頭認輸。

即便病房內燈光並不是那麼明亮,妳也覺得妳可以看到對面的男人紅透的耳根子。

事情逐漸朝向妳再也無法游刃有餘的局面發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