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言X自我流女主

*私設有,雙方已訂婚且發生過多次關係

*ooc有,不過李總還是我的

*女主非悠然,為個人私設,也大概決定要叫什麼了,大概啦

*此系列為健康清水向,前面灑滿了玻璃渣,還請各位注意腳下

*本篇已完結,之後有空會再打番外


9.

李澤言來到丹麥後已經一個禮拜了,雖然說他是為了遷就妳而來的,但在妳將這裡的一切告一段落前還是乖乖地住在妳家、正確來說是妳們的家處理公事,剛好也因為丹麥跟亞洲的時差,做好的公文跟要處理的公文可以一起送過去跟送過來。

「亞,我想跟妳說一件事。」

在準備將餐館打烊時,Rack停止拖地、難得面色嚴肅地看著妳。

「剛好我也有事要說就是了。」

妳面帶微笑,直起腰身、將剛剛用來擦桌子的抹布握在手上。

「很抱歉,這陣子騙了妳。」Rack露出抱歉的笑容,接著說下去:「我叫做Rack Raden,那天妳看到的……就是我父親,這家店也是他投資的一部分。」

「我大概略有耳聞。」

「聽李……妳男友說的?」

「嘛,差不多,應該是說有小部分本來就知道。」妳發出輕笑,一隻手把玩著手上的抹布,有些事要去知道還是有方法的,「所以呢?我想這件事應該不是你這麼認真的原因吧?」

「呵呵,妳果然很聰明呢。」

Rack被妳看穿了想法,無奈的聳聳肩。

「不,在某人眼裡我只是個笨蛋。」

「我就不這麼認為。」Rack聽到妳的話,恢復成剛剛正經八百的樣子,「也許是因為在不知道我是誰的情況下認識的關係,妳只是把我當成一般的同事在看待。」

「那是因為我已經訂婚了,而且我來這裡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為了男朋友。」

「咳,我知道。」Rack先是不自在的咳了一聲後,才繼續說:「妳就像有一股魔力,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喜歡妳,但是想把妳永遠放在我身邊、保護妳。」

妳沉默,本來就不擅長拒絕別人的妳不太知道要怎麼回絕Rack的告白,對方知道妳已經訂婚了還告白,除非是什麼被人拒絕會感到開心的怪人外、基本上都是認為自己比對方好。

「我也不會讓妳一個人跑到異國流浪。」

聽到這句話,妳歪頭、不解地看著Rack

「那是我自己要跑出門的,不關他的事。」

「但是,他過了半年才找到妳。」Rack不悅地皺起眉,「我就會在第一時間找到妳。」

「是沒錯,不過也是因為我不想讓他找到。」

話說到這,Rack越過妳似乎看到了什麼,但下一秒又把視線移回妳身上。

「所以我一點機會都沒有?」

「哈哈,如果早個兩年可能還有。」

「你女友果然不錯呢!」

這句話是越過妳,向妳背後的人說的。

「呵,我的女人會差到哪去?」

妳順著Rack的視線轉身,穿著雪衣、雙頰被凍得發紅的李澤言靠在大門邊。

「李澤言!你什麼時候來的?」

「在某個笨蛋說自己不想被找到的時候。」

Rack走上前,站在妳背後直勾勾的看著李澤言,「是我輸了。」

兩個男人互相握手,似乎有什麼火花在他們之間迸發。

「走了,回家了。」

在妳把一切打理好後,李澤言當著Rack的面牽起妳的手,妳才發現這個男人其實從頭到尾一直在吃醋。

「李澤言。」

「嗯?」

「你很幼稚。」

「大概是被某個笨蛋傳染了。」

「哼哼,那我滿厲害的嘛!」

「白癡。」

「你才白癡。」

兩個成人在深夜的街道上打打鬧鬧,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妳抓起一團雪往李澤言身上砸。

「妳膽子長肥了?」

「剛剛……噗。」

當妳正沾沾自喜地回頭看那個被妳砸得一臉懵的李澤言,下一秒,一顆雪球就這麼砸在妳臉上。

「李澤言!」

「禮尚往來而已。」

 

隔幾天,Rack主動通知妳說這幾天不用去餐館後妳就和李澤言一起窩在妳那不大不小的公寓裡。

「李澤言。」

「嗯?」

「我們下禮拜回去好不好?」

「想回去了?」

妳窩在小沙發上,看著從早上就開始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李澤言。

「我覺得……一直把你放在這好像不太好。」

「不太好?也不看看叫我來這的始作俑者是誰。」

「我又沒叫你來……」

妳小聲地反駁他,但卻還是被李澤言聽得一清二楚。

李澤言停止攪拌,皺起眉頭看著妳:「妳又再胡思亂想什麼了?」

「……沒事。」

妳快速關掉手機屏幕,準備轉身回房間躲起來,卻又被李澤言一手抓住。

「把話說清楚。」

李泽言板著臉,但一隻手卻抱著麵糊、身上還圍著妳那件小碎花圍裙,說畫面有多不協調就有多不協調。

「堂堂華銳總裁卻因為我在丹麥浪費時間,小小的製作人怎麼可能承擔的起。」

大概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李澤言願意陪妳在這待這麼久,妳並不是生氣,而是不解為什麼他願意陪妳這樣浪費時間。

「原來妳有意識到妳在浪費時間嗎?」李澤言的語氣並沒有起伏,就像平常在跟妳說今天的彙報很差一樣,「看來變聰明了嘛。」

妳並不想反駁什麼,因為一切都是事實,不管是妳在浪費時間還是妳終於想通了。

「不過妳聽清楚了。」李澤言護著麵糊,卻一臉正經地說著大道理,「我已經等了妳17年了,我不介意在妳身上花更多時間。」

李澤言想了想又小聲地補上一句:「只要妳不要從我身邊逃開就好。」

妳抓抓鼻子,不敢相信這些話會從華銳的大總裁口中聽到。

「那個……李澤言。」

「嗯?」

「你可以先把麵糊放回廚房。」

妳指指他懷裡的鋼盆,本來以為妳要說什麼的李澤言挑眉、轉身走回去廚房。

「還有……謝謝你,在各方面。」

背對妳的男人耳尖微微泛紅,妳也因害羞把臉埋進棉被裡沒看到。

 

10.

確定回去的時間後,妳第一時間就和Rack提這件事。

或許是早就做好妳會離職的心理準備,Rack並沒有太驚訝,只是跟簡單地跟妳交代要把制服交還回去後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第二件事,就是處理妳那間公寓。

當妳一開口要和房東太太提這件事,她卻表示房間跟裡面的東西都送妳。
在和房東太太再三道謝過後,妳回到房間裡準備和李澤言大概交代一下,但是當妳打開房間,卻沒看到李澤言和他的文件。

只有一張叫妳整理好東西後打車到Copenhagen Marriott Hotel找他的紙條。

其實離預定離開的時間還有三天,妳以為李澤言會跟妳在這住到最後一天。

 

不過既然都難得來到丹麥了、又有飯店的總統套房可以住何樂而不為呢?

 

「魏謙,李澤言呢?」

妳下車後,在飯店門口迎接妳的卻不是那個叫妳來這的人。

「總裁他稍微有點事。」

魏謙接過妳的行李箱,簡單的說了一個含糊不清的理由。

妳也不是特別在意,估計不是在開視訊會議就是和Joseph會面去了。

妳再次進到幾天前才剛來過的套房,不過這次妳選擇把行李跟李澤言的東西放在同一間。

東西都就位後,妳順便傳了簡訊問李澤言要不要過去找他。

-六點,飯店樓下的餐廳見。

不過看來他是真的在忙,只得到這樣過於簡短答覆。

現在距離六點還有三個小時,妳決定先去飯店樓下的紀念品店買點東西。

不過妳才一下樓,就看到Rack從飯店的會議室走出來。

「欸?妳怎麼在這?」

這是妳第一次看到Rack穿西裝、瀏海全部梳上去讓他看起來成熟了一點。

「我這幾天搬來和李澤言住。」妳禮貌地和他點點頭,注意到他手上某個女裝名牌的紙袋,「這是……Mads Nørgaard

Rack「啊」了一聲,向身邊的秘書交代幾句、把袋子交給對方後才轉回來。

「那是給貓咪的東西。」

Rack笑著揉揉妳的頭,臉上再次勾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給貓咪的東西用名牌紙袋裝?

妳再次無法理解有錢人們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妳接下來有什麼計畫嗎?」

「我想在和李澤言見面前去買點東西。」

「那我陪妳去吧!」

Rack也不知道在高興什麼,一臉興沖沖的帶妳在飯店裡到處繞。

和他聊了一下後,妳才知道這間飯店也是Rack家開的,受到R氏企業招待的李澤言理所當然就住在這。

「對了,這次是我代表我們公司為妳們送行。」

在東西都買得差不多,Rack幫妳把東西送回房間後在道別前補上了這句。

「好的,我會轉告給李澤言的。」

「……不需要。」

送走Rack後,妳換了一套比較正式的衣服才下樓前往餐廳。

「凜小姐,恭候多時了。」

也許是看到妳下午和Rack走在一起或是看到前幾天妳和李澤言一起進來飯店,餐廳服務生的態度明顯客氣過頭了。

不過飯店的員工能用中文溝通想必也是有在這部分的員工訓練下許多功夫。

「凜小姐,這邊請。」

服務生領著妳走到位子上,就算他不帶位妳也知道位子在哪。

因為這麼大的餐廳裡卻只有這麼一套桌椅。

 

妳的心裡當下只有一句資本主義萬歲。

 

唯一的來賓就位後,服務生們就退回內場去,也就是說整間餐廳除了那個被紅布幕遮住的舞台外,只剩下一張雙人桌跟妳。

「請問……?」

妳對著過於空曠的空間大喊,但是卻沒有任何聲音回應妳,打李澤言的手機也不通,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麼。

「凜小姐,久等了。」

服務生拉開舞台的布幕,裡面站的則是身穿著燕尾服、頭髮被打理的整整齊齊的李澤言。

妳先是疑惑的轉向舞台,看到李澤言後又嘴巴開開的盯著舞台上的人死死不放。

「咳……看夠了沒?」

些許是被妳盯的不自在,李澤言咳了幾聲從舞台上走下來。

「你的話大概看一輩子也看不夠。」

「呵,妳還有下輩子。」李澤言摀著嘴,不過微紅的耳尖倒是出賣了他,「這位小姐,不知道是否有榮幸讓我照顧妳的下半輩子嗎?」

李澤言在妳面前半跪下來,那個被他拿走的戒指穩穩地放在黑色的天鵝絨盒子裡。

「這就要看李先生你的表現了。」

妳伸出左手,示意李澤言幫妳戴上戒指。

「謝謝妳願意選我,我的笨蛋。」

「就說了你才是笨蛋。」

 

妳和李澤言站在哥本哈根國際機場的出境大廳,代表公司來送機的Rack笑盈盈的看著妳們。

「李先生,雖然我們之間有很多不愉快,不過很高興認識你。」

Rack伸出手和李澤言握手,之前的火藥味已經消失殆盡。

「以後有機會希望貴公司能來讓我們招待。」

「我覺得,還是不要吧?」李澤言嘴裡的官腔讓Rack露出苦笑,他乾笑幾聲後便轉向妳,「如果他又欺負妳,可以再來找我。」

「我不會再讓她有機會離開我的。」

李澤言把手放在妳的頭頂,那個不見的火藥味又冒出來了。

「呵呵,是嗎?」Rack一臉愉悅地捏了捏妳的臉頰,「Kom ikke til katten med ejerens kat.(有主人的貓就別來蹭飯了。)
「嗯?」
妳聽到聽不懂的話,抬頭看著Rack,不過對方笑著說是祝福的話後妳也沒特別在意。
「亞,回家了。」
李澤言牽起妳的手,帶妳走進VIP通道。
人們都知道,弗利嘉的紡紗車並不是在紡金線,是紡著凡間的秘密;若妳也會紡紗,紡的大概是妳和李澤言之間的奇聞密事吧?

【完】


距離上次更新大概四個月前,謝謝大家耐心的等待。

在打最後的這一段期間遇到了很多事,最後這一段幾乎是我一邊調時差一邊打出來的。

大家好,我是歿影。

最後這邊其實我打的還滿煎熬的,

結局本來就想好了,因為Rack本來設定就是個腹黑,雖這篇對他的描寫不多。

九月開學後就要開始忙打工跟當國考狗了,文章應該也會以短篇為主,長篇的話如果沒意外會是寒假的事。

另外還有一件事我得認真說一下。

我很介意抄襲這件事,我知道有些梗相撞是難免的,但是文章裡的某些東西一樣就不是巧合了吧?例如國家之類的。

總之,就是這樣,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我愛大家,但我更愛李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