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言X自我流女主

*私設有,雙方已訂婚且發生過多次關係

*ooc有,不過李總還是我的

*女主非悠然,為個人私設,也大概決定要叫什麼了,大概啦

*此系列為健康清水向,前面灑滿了玻璃渣,還請各位注意腳下


7.

夕陽餘暉將一片片從天上落下的雪花染成金黃。

 

李澤言拿著紅酒在人群間陪笑,早上洗完澡感受到的震撼卻遲遲沒有消失。

空蕩蕩的大床、散落在地上的物品也早就被帶走,就算抱著一絲絲希望來到前廳卻也還是落空。

彷彿前一刻兩人在床上的擁抱只是夢境。

 

對妳而言,他到底是什麼人?

 

李澤言一直以為有了婚約妳們倆之間的關係會穩定一點,直到這次的出走,他才知道妳心裡有這麼多想法。

的確,妳是李澤言的初戀,要說的話也是他第一次認真對待一段感情。

手上的紅酒的確是高級品,不過現在喝來卻無味如泥水。

「李先生,昨天真是冒犯了。」Joseph拿著酒杯,臉上堆滿笑容,而身後跟著他兒子,「昨天沒來的及向您介紹小犬。」

Joseph側身讓Olive走到李澤言面前。

「幸會,我是Rack。」

Rack伸手和李澤言,臉上的笑容卻還是依然放蕩不羈。

「幸會,我是李澤言。」

李澤言握住Rack的手不自覺地收緊,對方感覺到他的手勁也跟著握緊,在旁人看來,這是場和諧的相會,不過看不見的火花卻在兩人之見迸發。

「李先生就拜託你了,Rack。(Mr. Li Jeg vil takke dig, Rack.)」

Joseph用眼神示意Rack自己先去找其他商業大佬後便留下他們倆人。

「嘛,有興趣跟我到露臺聊個天嗎?」

「外面在下雪。」

李澤言啜了口紅酒,用平淡的語氣告訴Rack外面的天氣狀況。

「當然是有屋頂的地方,我可沒興趣把自己弄濕。」

Rack向侍應生拿了杯紅酒後便領著李澤言離開宴會大廳來到別墅的一個小角落。

「到底有什麼事?」

離開了宴會廳意味著不用再裝出一套商業用表情,李澤言皺起眉頭、換回了原本的撲克臉。

「別這麼拘謹嘛,就只是聊聊而已,例如你的未婚妻之類的。」

Rack倚靠在窗邊的圍欄上,一臉愉悅的搖晃著手中的紅酒杯。

「……」

李澤言在一邊的皮椅坐下、將紅酒杯擱置在桌上,他看不懂眼前的Rack想表達些什麼,他沒辦法從對方的語氣中判斷出對方想要從他這邊搶走什麼或是想要什麼。

再長個五或十年大概又會是一介商業超新星吧?或是老狐狸?

 

至少一定比現在的他還要厲害。

 

「我可以問一下亞到底本名叫什麼嘛?」

「你們在聘雇員工的時候不看對方的身分證明文件?」

「嘛,因為不能申請勞保就沒特別看了。」

不過這個人也隨性過頭了。

「凜枒,是影視製作公司的負責人。」

李澤言看著窗外的雪花,像是唸詩一樣把許久沒說的名字慎重地說出來。

不過有多久沒喊她的名字了?

訂婚後就沒有過了?又或是更早之前?

不記得了。

不過有多久結束工作回家面對的是漆黑又過於空曠的房子?

有多久沒有好好聽過女孩說自己公司遇到的麻煩或是除了布丁以外的要求?

不知道。

 

「澤~言~?」

Rack突然放大的臉出現在李澤言面前,讓他下意識地往後靠在椅背上。

「別這樣叫我。」

「這樣比較親切嘛!」Rack依然一臉嬉笑,轉身面向座位前的落地窗,不讓李澤言看到自己的表情,「亞,是個好女孩呢。」

「懂得如何自保。」「懂得如何在沒有男人的保護下悠遊自在的成長。」

咖噠一聲,落地窗的鎖被Rack轉開。

「……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李澤言從皮椅站起來,一把抓住Rack的肩膀。

「你不覺得以24歲來說有點過於成熟了嗎?」

「所以呢?」

「真想看看……」Rack的右手扶在窗框上,嘴角勾起意義不明的微笑,「她被弄壞的樣子會是怎麼樣呢?」

「而你,又會露出什麼表情呢?」

語畢,落地窗隨著Rack向外推出的動作而敞開,挾帶著冷冽空氣的雪花毫不留情地灌進原本溫度適中的室內。

李澤言抓住轉身回來面對他的Rack的領子,眼神銳利的瞪著眼前跟自己年紀相仿的男子:「你最好把話說清楚,凜枒現在在哪裡?」

「大概是……人魚像?」

李澤言想到昨天晚上車子經過的那座人魚銅像。

基本上來到丹麥的人都知道那座銅像,也有許多人也是慕銅像之名而來的。

「原來亞這麼喜歡美人魚的故事嗎?」

Rack的話讓李澤言想起許久沒聽到的故事。

美人魚為了成全自己的愛人隱瞞身分,最後犧牲自己成全他們。

李澤言雙手握拳、牙一咬,將Rack丟在敞開的落地窗前,並轉身往別墅的大門奔去。

「李先……Rack,李先生人呢?」

和其他賓客交流完的Joseph看到Rack獨自回到宴會廳走上前向他發出疑問。

「去找他的貓了。Gå til sin kat.

「……?」

 

當妳走出餐館時,路面已經結冰、而從下午開始下的雪也已經形成了積雪。

雖然妳早有準備雨傘來擋雪,但妳卻沒有撐開傘的打算,就跟有時候妳也會想要體驗一下被雨打濕全身的感覺,不過跟李澤言在一起後這麼做通常只會被懟整晚。

妳戴好手套、圍好圍巾,邁開步伐走向和平常不同的道路。

雪花落在妳的鼻尖,妳像個小孩一樣踢著積雪還在停下來向小販買了剛出爐的丹麥麵包。

或許是原本的情緒已經向當事人全部傾倒了,現在覺得非常輕鬆、甚至讓妳覺得妳今天是第一天來到丹麥觀光旅遊。

妳停在中央廣場,因為時間也晚了,廣場上幾乎沒人。

即使沒人,妳還是看到了那些沉在噴泉池底的零錢,在路燈的反光下一閃一閃的,就像在叫妳也丟零錢進去。

上次向噴泉投錢大概是和李澤言一起去法國的時候吧?妳興奮的朝噴泉丟硬幣也拉著李澤言要他也一起投。

當然最後也得到了一句幼稚,但他還是投了。

 

6歲的差距是不是真的太大了?

許完願,妳一邊踢著積雪一邊緩慢地走回海岸線。

對李澤言而言,妳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

妳撐在人魚像旁邊的欄杆上,眼前的海洋因為夜晚而一片黑暗,只有偶爾會有來自漁船的燈光。

冷冽的風挾帶著雪花,但妳不覺得冷,卻意外的醒腦。

妳拔下無名指上的戒指握在手中,盯著握緊的手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丟出去。

「李澤言!限你三十秒內出現在我眼前,不然我就把戒指丟出去!」

當然,這是妳給自己的一個藉口,妳知道李澤言絕對不會出現而且妳也不會真的丟出去。

妳只是希望妳睜開眼睛的同時可以看到那個讓你煩心的男人。

「……不用三十秒。」

妳高舉的手被箝制住,手中的戒指被男人拿走。

「李澤言……你怎麼……」

還來不及發問,李澤言把妳擁入懷裡,晚禮服上冰冷的溫度和雪花透露了他在室外待了一段時間,而褲腳和皮鞋被融化的雪花浸濕,表示這一路他是奔跑過來的,不是開車。

妳們就這樣在雪中相擁了不知道多久,妳也發現妳並沒有那麼氣他了。

至少他願意為了妳拋下晚會一路從不知道多遠的地方奔跑過來。

「李澤言,你不冷嗎?」妳帶著些許笑意,看著因為寒冷而發紅的鼻尖跟臉頰,「我還真沒看過有人什麼都沒準備就在雪裡奔跑。」

「大概是被妳傳染變成白癡了。」

「走吧,我們回家,你著涼發燒我會很困擾的。」

「呵,笨蛋。」

 

8.

半年以來,妳第一次主動牽他的手,被室外溫度冷凍的手卻帶著久違的溫暖。

妳的圍巾被圍在李澤言身上,不過因為雪衣只有一件,脫掉給對方穿另一個人一定會凍死,只有趕快帶他回妳家才是最好的選擇。

「這是妳家?」

李澤言一進妳家立刻環顧四周,也還好房東已經睡了,不然隔天街坊鄰居都會知道妳帶李澤言回來。

「不是。」

妳進門把雪衣和李澤言身上的禮服外套掛到門口的衣架上。

「沒有你的地方都不是家。」

妳紅著耳根轉身背對他走進廚房,用倒水掩飾自己的害羞。

「那現在呢?」

李澤言走到妳背後抱住妳,空氣間溫暖的空氣在此時卻顯得過於燥熱,妳吞了口口水,在男人的懷裡轉身面對他。

「不是你放我走的嗎?」

妳抬頭看著高妳許多的李澤言,而此時他也低頭直視妳的眼睛。

「我沒有放妳走。」李澤言沉默許久有再次開口:「不過忽略妳是我的不對,對不起。」

他低頭吻在妳的額頭上,慎重、小心又莊重,就像怕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妳又消失在他眼前。

「我又不會不見。」

妳不滿的發出抗議,踮起腳尖往他有點冰涼、乾燥的嘴唇吻下去。

完全沒預料到妳的動作,李澤言先是驚訝得睜大眼睛才張嘴回應妳的吻,妳的嘴裡帶著丹麥麵包特有的肉桂味,而妳也嚐到他嘴裡葡萄酒的甘甜和清香。

「不知道是哪個白癡不見兩次。」李澤言語帶笑意又帶著些許寵溺的揉揉妳的頭髮,「我打電話讓魏謙送換洗衣物。」

李澤言轉身要走去陽台打電話,卻被妳拉住袖子。

「今天晚上……讓他休息吧……」

妳撇開臉,沒打算讓他看見妳現在的表情。

「那我也要跟他說不用來接我。」

李澤言看著妳有點吃醋的表情,好笑的示意妳放開袖子讓他先去打電話。

在李澤言講電話的同時,妳進房間把放在衣櫃深處許久的男用休閒服和內褲拿出來,這是妳在添購家具的時候不知為什麼失神放進購物車的,直到結完帳才發現妳買了這麼一樣東西,而且尺寸剛好是李澤言的尺寸。

「在幹嘛?」

打完電話回到房裡的李澤言看不到妳只好自己四處探索,最後看到妳抱著男裝站在衣櫃前面發呆。

「你……你出去啦!」

妳把衣服塞到他的胸口,妳聽到李澤言用喉嚨發出低沉的笑聲,丟開衣服把妳抱到那張對兩個成人而言顯得有點狹小的床上。

夜晚,才剛剛開始。

 

次日,妳在李澤言的臂彎中醒來,也許是因為外面的暴雪,李澤言並沒有出去運動,這雪也表示今天全國都停班停課。

「早安,李澤言。」

妳感覺身邊的男人把頭埋進妳的頸窩,或許是許久不見,李澤言難得向妳撒嬌。

「妳怎麼會想到跑來丹麥?」

「我記得有個大資本家說過,不能回頭,就走得更遠吧!」

「……就這句話?」

「不然你以為有什麼更正式的理由嗎?」

「……我真服了妳了。」

妳用鼻子發出勝利的哼聲,用頭在李澤言的胸口蹭了幾下。

「我說過不要小看女人吧?」

李澤言沒說話,他低下頭看著抬頭衝著他露出勝利的微笑的妳。

「呵,是挺厲害的。」

連他都因此而亂了分寸,李澤言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因為一個女孩而打亂自己的條理。

因為她推掉工作,提早回家就怕她哪天回來的時候又獨自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家。

現在又為了來丹麥把她請回家還要特別撥出時間來參加本來沒打算參加的經濟高峰會。

「你剛剛是稱讚我嗎!」妳並不知道李澤言的心裡轉過了許多想法,聽到李澤言稱讚妳的話妳莉蛇從床上撐起來看著他,「你再說一次!」

「好話不說第二次。」

「快點啦!」

「不要。」

這樣的對話持續了一陣子後,終於被妳腸胃的抗議打斷,而李澤言也在妳的無理取鬧下走去廚房做飯給妳吃,不過當他看到妳的冰箱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妳的冰箱……」

「嗯?」

「……好滿。」

妳湊上前去看自己的冰箱,滿滿的蔬菜和食材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妳轉頭看向李澤言表示疑惑。

「你知道吃外食很貴嗎?」

「……不知道。」

 

真是抱歉,我忘記眼前的大人物叫做李澤言了。

 

李澤言拿了幾樣食材後又想到什麼似的抬頭看著妳。

「妳……」

「又有什麼意見?」

「……怎麼會有男裝在妳家?」

還有內褲,而且還剛好是他的尺寸。

「……」

「請妳解釋一下。」

「……我想說你會來嘛……」

妳小聲的嘟噥著,李澤言把食材放進湯鍋裡燉後圍裙都沒脫就走到窩在客廳裡打文件的妳面前。

「一分鐘內解釋完。」

就算穿著圍裙還是不減總裁的威嚴,妳躲在螢幕後面偷看李澤言,但對方卻沒有放過妳的意思。

「去買日用品的時候不小心放進去的嘛!」妳紅著臉低頭躲到螢幕後面,「結完帳才發現放進去了又不想退……」

「白癡。」

「你才白癡,白癡李澤言!」

「看來我半年沒看到妳,妳膽子變大了?」

「差不多而已。」

妳把文件發過去給安娜後起身走到李澤言身邊,他在把燉菜盛盤後突然拿起手機確認資料。

「這半年來妳還是有在處理公司的業務?」

「呃……對,你怎麼知道?」

「妳抄送了一份給我。」

大家再見,世界再見。

妳低頭看著自己的腳,等著李澤言數落妳。

「寫得……還不錯。」

「我就……欸?」

「咳,我以為這半年來的彙報都是你們公司的人做的。」

「你沒有找他們去華銳?」

「我找他們做什麼?」

李泽言一臉『不是妳就沒必要』,兩手端著燉菜挑眉看妳。

 

警察先生!這個人公器私用啊!

 

「妳以為我找妳是單純為了匯報?」

「不然呢?」

「笨蛋。」李澤言背對著妳走像餐桌把盤子放在桌上,「妳以為我等妳開竅等了多久啊?」

妳本來打算說些什麼,但突如其來的電話打斷了妳。

-老闆,妳怎麼抄送了一份給李總?

電話另一頭,知道你正在和李總鬧彆扭的公司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

-我是李澤言。李澤言一把搶過妳的手機,回應你們公司的人,-有問題?

-報告李總!沒事、沒事。

講了幾句後,李澤言掛掉電話,臉色已經黑了一半。

「我想,妳很需要解釋一下這半年來妳都做了些什麼。」

「李大總裁,請你饒命。」妳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動作,「我……我什麼都沒做。」

李澤言挑眉、嘴角勾起無法輕易察覺的笑容,剛放下燉菜的雙手一把把妳抱起。

「嘖,怎麼又變輕了。」

「少囉嗦!」


後記

本來還在罵疊紙不懂人心,晚上一發預告就決定繼續玩這遊戲了(廢物

看來疊紙暫時不會駕崩了(FATE梗)

undefined

大家好,我是歿影。

上次更新完後就有一堆大大小小的事,另外也因為自己完全寫不出東西畫了一堆和寫了一堆用來自肥的東西。

之後應該會丟上來之類的,吧。

最近越來越懶得打24小時了,看到身邊的朋友一個個拿到了自己的卡,只有我要再等兩個月。

人生,好難。

下一次更新基本上應該就會完結了,不過會有一個給Olive的番外。

我自己是滿喜歡Olive這個人的,撇除他是富二代,因為這點李總也一樣(到底在說什麼

本篇對他這個人並沒有太多的描寫,因為主軸是李總跟女主。

剛開始會幫他取叫Olive是因為狄更斯的小說,《孤雛淚》,的主角-奧利佛‧崔斯特。

嘛,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也許是他的身世坎坷吧?雖然Olive並沒有。

不過老爸的名字是我最討厭的名字,沒為什麼,有可能是因為我很討厭小時候幼稚園裡叫Joseph的同學。

我還記得他是個胖子。

Joseph,如果你在看,不要找我。

我沒興趣相認。

感謝看到這裡也一直在等我更新的各位。

我愛大家。

不過我最愛李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