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言X自我流女主

*私設有,雙方已訂婚且發生過多次關係

*ooc有,不過李總還是我的

*女主非悠然,為個人私設,不過還沒決定要叫什麼

*此系列為健康清水向,前面灑滿了玻璃渣,還請各位注意腳下


5.

「李總裁!歡迎來到丹麥!」

一下飛機,刺骨的寒風朝李澤言襲來,本來冷硬的撲克臉更顯得僵硬了,面對一個說著一口流利中文的丹麥人,李澤言擠出商業用的笑容。

即使心裡還是碎念著那個跑來丹麥流浪的女孩。

此時,哥本哈根某個角落的小餐館裡,女孩打了個寒顫。

「沒事吧?(Are you ok?)」

做著最後的收拾工作的Olive探頭進後場的廚房,妳揮揮滿手的泡泡表示沒事。

今天餐館提早打烊。

Olive從明天開始會有一個禮拜不在,他說他要回家去找他父母,雖然不是很遠,難得回去待個一個禮拜也不錯。

收拾完後,Olive邀請妳留下來吃點東西,有鑑於同事間的感情,妳還是答應了他。

「妳喝紅酒嗎?(Do you drink wine?)」

不知道Olive從哪裡翻出了一支只會出現在李澤言家的高級紅酒對著妳露出燦爛的微笑。

「小酌還行。(A little bit.)」

「好!(Okay!)」

所謂的打烊後當然就是連廚師都下班去了,現在桌上的小菜都是由Olive一手煮出來的。

「沒想到你這麼會煮菜。(I don’t know you are a good cook!)」

「一點興趣而已,小時候我母親有教過我。(Just my little hobby. When I was little, my mom taught me.)」

見兩個酒杯都空了Olive又把杯子倒滿,並問道:「亞,妳有喜歡的人嗎?(Do you have crush on someone?)」

正在啜飲紅酒的妳因為這句話差點嗆到,妳拿餐巾摀了摀嘴後才開口回應他:「怎麼突然問這個?(Why do you ask that ?)」

Olive搖晃著酒杯,酒液的反光一閃一閃的照在他臉上,也許是藉著酒力,他抬起頭來眼神堅定地看著妳。

「如果我說…我喜歡妳呢?(If I say…I have cruch on you, what will you say ?)」

話出來的那一瞬間,妳們兩個之間的空氣凝結並沉默,就好像現在李澤言在妳們之間用了evol

「別開玩笑了。(Stop kidding me!)」

妳從盤子裡戳起炸雞,打算用笑來帶過這一切。

「我沒有在開玩笑。(I am not kidding.)」

「我想,是時候該回家了。(I think, it's time to go home.)」

妳起身離開桌邊,Olive見妳逃避話題又繼續追問:「妳已經訂婚了吧?(You're already be engaged, right? )」

妳一征,轉頭看向Olive,對方並沒有逃避妳的視線,直勾勾的看著妳。

「你怎麼知道?(Why you know that ?)」

「我之前看到妳的婚戒了,在休息室裡。(I saw your engagement ring, in the pinying.)」Olive慵懶地將頭撐在桌上,接著說:「不過,對方應該不是本地人吧?放任自己的未婚妻在國外半年真的沒問題嗎?(Well, your fiancé isn't Danish, right? Dose he know his fiancee has gone abroad for half year?)」

妳當作沒聽到他的話,逕自穿起外套、揹起包包準備離開。

走出餐廳門的那一刻,本來應該在桌邊的人拉住了妳。

 

下飛機後,李澤言被丹麥的合作方-R氏企業-拉著到處參觀他們投資的廠商。

根據對方的說法,他叫Joseph Raden,目前是公司的負責人也是總裁,因為李澤言的大駕光臨,由他來擔任嚮導。

參觀了一下午,見天色已暗,Joseph提議去由R氏投資的餐館用餐,順便介紹自己的兒子給他們認識。

說到餐館,李澤言不禁想到了Souvenir,或許財團的高層都喜歡下廚吧?

亦或是為了其他人?

不過抵達的時候,小餐館的燈已經關了大半,Joseph看到這情況臉色發綠,準備打電話給自家兒子確認狀況。

說時遲,那時快,小餐館的門被打開了。

李澤言順著Joseph的方向望去,看到走出來的人後,李澤言更是二話不說立刻下車,而Joseph看到也緊跟在後面。

 

「亞!」Olive拉住妳的手跟著妳到了外面,「對不起,我只是…(Sorry, I’m just…)」

「你快回屋裡,外面很冷。(It's cold outside, go back to the house, please.)」

即使是關心的話語,妳還是平板的陳述著,妳最不期望的狀況已經發生了。

「為什麼…我就不行?」

Olive口中冒出來的不再是好聽的英文,而是過於標準卻又不是那麼熟練的中文。

「因為她已經是我的了。」

妳被拉著的手突然被第三者從背後拉走,微醺的妳轉頭想確認這低沉的嗓音到底是不是妳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卻被往後拉進他的懷裡。

熟悉的味道充斥著妳的鼻腔,思念和長久以來的憤怒突然湧了上來,妳死死抓住李澤言的大衣不放。

「現在是在演英雄救美?不懂就快滾。」

李澤言還來不及回應,一個響亮的巴掌打在Olive臉上。

「你對李先生說什麼?!(Hvad siger du til Mr. Li ? !)」

Joseph臉色鐵青地抓住Olive的領子,拉開你們三個之間的距離。

「李先生,非常抱歉,是我教育不周。」

Olive丟回餐館後,Joseph朝你們賠不是,但李澤言只是點點頭表示不介意後和對方道別以後便拉著妳上車。

「麻煩回Copenhagen Marriott Hotel。」

李澤言和副駕的魏謙交代幾句後才往後靠回後座。

因為酒的關係,妳有些渾沌,車窗外的燈光讓妳想起離開戀語的那一晚,妳頭撐在窗邊,看著房子一間間自妳眼前閃過,還有那尊美人魚像。

妳一直以為,李澤言見到妳的第一件事絕對是問妳為什麼會跑來這。

然而並沒有。

他只是等待著。

等待著妳願意跟他說話的那一刻。

就像他十七年以來那樣。

「你怎麼來了?」

沉默許久,妳才終於開口打破沉默。

「來參加經濟高峰會。」

低沉、有力,連騙人都不帶一絲顫抖。

這就是李澤言。

 

6.

或許是因為妳有喝酒的關係,李澤言並沒有讓妳自己走夜路回去,而是扶著妳的背半強迫的把妳壓回飯店。

應該是說,一個沒有離開的意思,另一個也沒有要讓對方離開的意思。

你們並肩站在電梯裡,即使電梯裡沒有其他人你們卻沒開口跟對方說話。

閒聊也好、問候也好。

李澤言從大衣的口袋裡掏出房卡,嗶的一聲打開房門。

也許是因為知道妳還不想理他,房間的格局是兩間套房兩廳附帶一間簡單的廚房。

「時間晚了,今晚先睡這。」

其實李澤言也沒什麼精力和意願再和妳吵架。

搭了長途飛機又跟著Joseph在哥本哈根奔波了一整天,再怎麼強的人都一定會累。

妳嗯了一聲,走到靠窗邊的房間癱到床上,在酒力作用之下,妳踢掉腳上不怎麼舒適的帆布鞋後就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妳感覺到李澤言把妳扶起來並小口小口的餵妳喝溫蜂蜜水。

「李澤言…?」

「嗯。」

妳迷迷糊糊的伸手抓上對方的臉,像嬰兒那樣,也還好李澤言手腳夠快,及時把蜂蜜水放到床頭桌上。

「這是夢吧?李澤言…怎麼可能來丹麥呢…」

妳自嘲的笑出來,掙脫李澤言的攙扶翻到加大單人床的另外一邊。

「…白癡。」

李澤言把妳身上的雪衣脫掉,幫妳蓋上被子想起身離開。

妳卻一個翻身拉住他襯衫的袖口。

「別走…」

夢囈似的話語讓李澤言一愣,他揉揉妳的頭髮,睡熟的妳已經放開了他的袖口。

 

或許是房間樓層高的關係,丹麥許久不見的陽光自落地窗灑進房內。

妳揉揉眼睛想看現在幾點卻發現妳動彈不得。

一個翻身,李澤言正抱著妳,胸口因為穿著浴袍和姿勢的關係露出一大片,妳打算翻過身裝作沒事,李澤言卻在這時睜開眼睛看著妳。

「謝謝李大總裁的照顧,小的叨擾您了。」

妳語氣平板的起身試圖撥開他放在妳腰上的雙手,下一秒卻被他拉回被窩。

熟悉的氣味灌進妳的鼻腔,妳不敢抬頭看李澤言,只怕這一眼一看妳更離不開他。

「還在氣我?」妳聽得出來李澤言的話裡帶著剛起床的沙啞和慵懶,妳低頭不語卻能感覺到李澤言把下巴壓到妳的頭頂上,「我…很不習慣家裡這麼安靜。」

「半年應該也差不多該習慣了?」

「永遠不會習慣。」

妳感覺到李澤言的雙臂在妳的腰上收緊,但卻不知道他的心思裡那份安心跟踏實。

 

半年前那場酒會後找到的那張紙條幾乎讓他發瘋。

他瘋狂找妳,甚至動用了所有華銳能用的資源,他查閱了妳的出境紀錄,不過因為妳搭乘的飛機不是華銳合作的,他也不想透過“不合法”的方式來追查妳的行蹤。

如果十七年都等了,再等另一個十七年又何嘗不可?

妳長的很好看、也曾經聽白起說過妳在高中時是校花。

不過在忠誠度上他並不擔心,妳並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人,頂多偶爾因為長相陷入麻煩。

妳乖乖的被李澤言抱在懷裡,說實在的,其實妳很想念他的體溫跟他的氣味。

也是因為這樣,妳永遠沒辦法脫離他獨立。

 

妳討厭這樣的自己。

 

「你什麼時候要回戀語?」

妳悶悶的提問,也不知道提問的意思是要他留下來還是怎樣。

「妳呢?」

世界上最爛的答案就是把問題再完美的丟回去給發問的人。

妳在他懷裡翻了翻白眼,坐起身離開李澤言的懷裡。

「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回去吧,我想我不適合當總裁夫人。」

說這些話的時候,妳並沒有看著李澤言,但這些話並非違心之論。

妳只是小小的製作人,最多也只是華銳投資的公司的主管,要和他齊身站在一樣的高度幾乎是不可能。

李澤言用八年創造華銳,華銳投資妳公司也才一年,就算像約定的那樣壟斷戀語衛視,妳還是沒辦法和他並肩齊身。

太遠了,光是起步點就不一樣。

而且,李澤言很忙,沒辦法永遠像這樣為妳撥出時間、安撫妳的任性與小脾氣。

李澤言沒有說話。

他先是看了看在他旁邊縮成一團的妳,嘆了口氣,大手揉揉妳的頭髮後轉身往浴室走去。

他大概永遠都搞不懂女人在想什麼,不過他有的是時間,只要妳想要,不管用evol暫停時間多久都可以。

 

水聲響起。

妳知道李澤言一直都有早晨沐浴的習慣,這也是妳離開這裡的好機會。

妳穿起雪衣,拿起包包走到前廳,桌上被資料鋪滿、妳認得出來其中有份資料是關於經濟高峰會的。

就像他昨晚說的,他是來參加經濟高峰會的。

不是因為妳在這。

到底是什麼讓妳覺得自己真的那麼重要?

重要過一個高峰會。

妳拿起飯店的備忘錄和筆寫上了妳第一個想到的話。

 

對不起,謝謝你。
不要等我了。

剩下的日子,只有自己了。


後記

距離拿到溫柔對峙還有112天,人生真是充滿了希望。

各位好,這裡是歿影。

這兩篇基本上真的是難產了,也是因為我沒談過戀愛更沒跟男人吵過架。

每一次在揣摩李澤言的個性的時候都得先自己揣摩一次。

李澤言不會主動道歉,但他會用行動表示出歉意,一方面是總裁的矜持,另一方面是男人的尊嚴。

拿來觀察的範本基本上是我爸跟麻見隆一。

嘿對。

因為李澤言並不是我創造的角色,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也只會把他神格化。

和朋友聊天的時候也討論過他們眼裡的李澤言是怎麼樣的人,不過大部分的評論都是他很毒舌、不近人情。

甚至,不擅長與人相處。

他的心裡其實是有溫情的,但就像李爸爸說的,感受是十、但表達出來的只有一。

與其說好聽話不如用行動表示。

這也是為什麼四個人裡面我最喜歡他。

有興趣自己去找麻見隆一是誰,有些人不吃就不安利了。

有什麼想法都歡迎留言給我。

想要看我戀與的進度跟廢文可以關注我的噗浪-teresa2120

微博大部分是用來看文,偶爾才會發文-我愛大南瓜

FB因為有現實中的朋友和老闆在,大部分只會在社團跟粉專發二次元相關文,如果有戳友我都會先確定過。

有興趣自己追蹤。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我愛大家。

不過我最愛李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