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言X自我流女主

*私設有,雙方已訂婚且發生過多次關係

*ooc有,不過李總還是我的

*女主非悠然,為個人私設,不過還沒決定要叫什麼

*此系列為健康清水向,前面灑滿了玻璃渣,還請各位注意腳下


3.

113日,這天妳照樣上班,但妳和老闆要求了今天要早退。

「亞,今天怎麼要早退?(Why you want to finish the work today earlier?)」

Olive和妳一起站在吧台後聊天。

「沒什麼,稍微有點事要處理。(Nothing, just have something to do.)」

「那天我看妳一個人在戲院門口,原來妳喜歡看戲嗎?(That day I saw you stand alone in front of the theater, you like to watch dramas ? )」

「沒特別喜歡,就只是走走而已。(Not really specially, I just walk around the city.)」

「我有……(I have…)」

「我送完這桌就先下班了。(I will finish my work after this server.)」

妳轉身結束這個話題,送完餐後就往休息室走去。

打開櫃子,拿出包裡的戒指,工作的時候為了方便而取下來。

妳盯著戒指,身在異國這戒指是個不錯的護身符,能趕走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不過妳也沒想過把中指的戒指移到無名指上,妳一直把這件事當作是妳心裡的一個牽掛,連今天早退也是為了他。

為了那個對妳不聞不問的男人,李澤言。

但妳不知道,妳看著戒指的這一幕,外場的Olive也看得一清二楚。

 

妳離開餐館後走到家附近的蛋糕店領了前一周預訂的蛋糕,是奶油蛋糕、上面鋪滿了草莓,跟去年那塊有九成像。

妳跟老闆要了3跟0字樣的蠟燭,從今天開始,他就是三字頭的人了。

妳提著蛋糕走回海邊的小房間裡,把蛋糕擱在電視前的小茶几上,拿出高腳杯替自己到了一杯紅酒後幫蛋糕點上蠟燭,一個人拿著紅酒走到小陽台上靠著圍欄看著月光和路燈下的人魚雕像。

「李澤言,生日快樂。」

去年在Souvenir,那個不大不小的慶生會,只有妳和他的派對。

紅酒入喉,也許因為不是上好的紅酒,有些苦澀,不像妳在戀語和李澤言一起喝的那些那麼溫潤。

「吶,李澤言,你是不是覺得輕鬆多了?」妳替自己再次倒了酒,「沒有一個什麼事都做不好的傻瓜在你身邊上竄下跳了,你很開心吧?」

妳面對滴滿蠟的蛋糕喃喃著,此時妳已經不知道妳到底是清醒還是醉了,手機發出沒電的哀鳴,妳瞇著眼睛、左搖右晃的走到餐桌邊拿出手機。

現在是丹麥的凌晨一點,戀語早就過了他的生日了,已經是1月14日。

妳看著紅色的電量指示,也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妳終於鼓起勇氣了,妳按開簡訊的app,拉到最底下那個半年沒聯絡的名字。

-李澤言,生日快樂。都三十歲的人了,別那麼幼稚行嗎?

按下送出後,把手機往旁邊一丟,看著熄滅的蠟燭,學著他用喉頭發出笑聲後倒在床上,進入夢鄉。

 

此時,戀語正是早上七點,道路上充滿了上班上課的學生和上班族。

坐在副駕駛座的魏謙悄悄的從後照鏡裡看著自家總裁。

半年前,那個小製作人跑的不見蹤影。

隔天總裁像是吃了炸藥似的,看什麼都不順眼,連自己都久違的捱罵,但等到員工都下班後,總裁又一個人跑到頂樓的天台喝酒,不像以前那樣小酌,而是喝到爛醉,爛醉到他還得親自上去把總裁扛回辦公室。

有時候真感慨自己身為祕書還得照顧這麼大一個人。

這半年來,總裁坐車的時候總會撐著頭望窗外看,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一陣震動聲傳來,李澤言從西裝內袋裡拿出手機,看到簡訊內容後先是一愣,立刻打開通訊錄撥電話出去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生硬的語音自話筒裡傳來,李澤言嘖了一聲一次又一次的打著那支電話,希望女孩能接起電話,讓他聽聽她的聲音、讓他知道她是否安好。

 

4.

妳睜開眼睛,一股悶痛自頭頂傳來。

現在是早上十點,妳翻身往茶几上看去,喝完的紅酒瓶翻倒在地上、高腳杯立在桌上,而那顆蛋糕也被蠟燭滴的滿目瘡痍。

妳往床頭櫃摸想看看手機,卻什麼也沒摸到。

妳扶著頭,起身環視四周,手機被妳丟在床腳下。

撿起手機後,妳發現它沒有電、為它接上電後就丟下它去洗澡。

今天還是請假好了。

溫度剛好的熱水淋在你的背上,頭痛稍微緩解了,但煩心的事卻揮之不去。

昨天晚上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酒雖然可以幫人忘卻一些東西,但也會誤事。

 

妳關掉蓮蓬頭,只圍了一件浴巾就坐到床邊打開充電中的手機。

169通未接來電,來自…

李澤言。

妳驚訝的噴出剛剛喝進去的水,為什麼這半年來對妳不聞不問的男人會突然瘋狂撥妳的電話。

妳往下拉,發現訊息夾裡那個妳昨晚發出去的郵件後視死如歸的倒在床上。

完了、這下完了。

妳躺在床上左翻右滾,圍在身上的浴巾就這麼散開了。

妳盯著手機看,也不知道這個小傢伙是不是一直都很懂妳,自顧自地響了起來。

李澤言。

這三個大字妳不陌生,甚至在大概五分鐘前才因為這個名字苦惱許久。

在它成為第170通未接來電前,妳牙一咬接了起來。

-喂,怎麼不說話?

低沉、讓妳想念的聲音在電話的另一頭響起,妳咬著唇、眼睛一閉,李澤言的臉就這麼出現在妳面前。

-要說什麼?

妳冷淡地說道,電話另一頭因為妳的話也沉默許久。

-…妳好嗎?

半年不見,不知道到底是鋼鐵直男的個性使然還是真的只有這句話想問,妳死死的瞪著手機螢幕久久不發一語。

該回我很好嗎?

好在哪?

我很想你,我每天都站在人魚對面期待你的出現…

-嗯。

不冷不暖,不帶任何感情,這也是跟他學的。

-妳現在在哪裡?我叫魏謙去接你。

-很遠的地方。

妳用鼻子發出哼聲,李澤言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簡單地發出嗯聲。

-那妳有什麼需要跟魏謙說。

-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跟你說嗎?李大總裁。

語畢,一陣酸意自鼻腔擴散,妳眼眶一熱、眼淚啪搭啪搭的滴到床上。

妳一直以來都不曾和他鬧過脾氣,因為妳知道他很忙,沒有時間處理妳的小脾氣,不過妳自己也是忙得不可開交,兩個人說上話的時間除了開會跟報告外少之又少,拿來發脾氣著實有點浪費。

妳抿著唇,妳怕一張嘴哭聲會被他聽到,讓他更加心煩。

-沒事我就先掛了。

妳硬是擠出這句話,但李澤言並不是白癡,他當然聽得出來妳已經哭了。

-…妳哭了?

-沒有!

妳快速地掛掉通話,往後倒回床上,但眼淚卻不受控制的一直滑落。

 

另一方面,華銳頂層辦公室。

李澤言盯著被掛掉的通話,眉頭皺的可以擠死一隻蚊子。

這女孩的膽子真的越來越大了。

「總裁,資訊部查到了。」

魏謙急急忙忙的跑進來,深怕晚通知總裁自己的年終就不保了。

「在哪?」

「丹麥,哥本哈根。」

聽到魏謙的回答,李澤言盯著手頭的資料,最後露出淡淡的笑容。

「魏謙,我記得今年的經濟高峰會是在丹麥?」

「是的總裁,不過…」

「現在去訂這周末去丹麥的機票。」

「好的,那回程…」

「之後我再給你回程的日期。」

「好的,我這就去辦。」

【待續】


後記

各位好,這裡是歿影。

在打的時候順便跟朋友抱怨每次打到Olive和女主說話都要打英文真的很想死。

而且校稿的時候發現自己把in front of 打成before瞬間跟自己從小到大的英文老師道歉。

我對不起你們,我的多益只有560分。

所以說人不做死不會死啊

昨天疊紙更新了新的玩法,我大李總居然是ssr,所以更新速度我抓不準~(?

有什麼想法都歡迎留言給我。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我愛大家。

不過我最愛李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