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言X自我流女主

*私設有,雙方已訂婚且發生過多次關係

*ooc有,不過李總還是我的

*女主非悠然,為個人私設,不過還沒決定要叫什麼

*此系列為健康清水向,前面灑滿了玻璃渣,還請各位注意腳下


1.

白煙自口鼻處冒出,妳將雙手放在嘴前呵氣後加以摩擦。

「哈囉,小姐。一個人嗎?(Hej, frøken. Er det alene?)」

已經待了快半年的妳從來都沒少聽過這句話,一開始妳只會友善的微笑加揮揮手拒絕對方,而現在的妳已經能夠完美的用這個陌生的語言反擊回去。

「不了,我已經訂婚了。(Beklager, jeg er allerede forlovet.)」

妳舉起左手,讓對方看清楚中指上的戒指,男子摸摸鼻子轉身離去。

 

妳現在身在丹麥,其實妳也不記得為什麼自己在這。

 

快半年前,妳和李澤言大吵了一架。

雖然妳已經把吵架原因忘得差不多了,但另一件讓妳更氣的是,這半年來他完全沒有一通訊息或電話。

就像蒸發了一樣。

妳嘆了一口氣,走在充滿外國人的觀光地。

這是妳回家必經的路,從房間窗戶外還可以看到那座美人魚的雕像。

這是妳唯一的期待,期待哪一天回家的時候在人群裡看到那個一絲不苟、髮尾微翹的背影。

不過這也只是虛妄,畢竟對方是個忙到連度假的時間都沒有的大忙人啊!

妳打開房門,裡面的擺飾跟當初妳在戀語市的小房間是一模一樣的

這是妳唯一的慰藉,妳來到這的第一個月送自己的禮物。

現在是丹麥的半夜兩點,妳剛從工作的小餐館下班,但一到家妳又打開擱在桌上的筆電,妳的下一個工作才剛要開始。

 

-老闆,明天的節目資料在這。

透過skype,妳看著悅悅記到妳信箱裡的文件。

-謝謝,這段時間讓妳們麻煩了。

-老闆,妳什麼時候才要回公司啊?

-這輩子大概都不回去了。

妳聽到悅悅發出哀號,不禁笑了出來。

妳沒有跟他們說妳在丹麥的事,因為戀語並不大,只要一個人知道了,過不了幾天,全部妳認識的人都會知道。

這也是為什麼妳堅持要在這個點上線,妳想讓他們覺得妳還在國內。

 

到底想不想他找過來呢?

妳交代完工作,走到妳那張舒適的單人床,24小時的中央暖氣讓妳本來就疲憊、昏沉的腦袋更加混沌。

到底想不想呢?

妳抬起左手,金色的戒指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從戀語一路到這,妳身上只有帶錢,連衣服都沒帶,妳一下飛機就冷得直發抖,當下立刻衝到免稅商店買了雪衣。

剛開始,妳還漫無目的地走在丹麥街頭,妳知道妳的存款根本不夠妳在這生活一年。

或許當初應該選個什麼布吉納法索之類的,至少開銷不會那麼大。

妳翻身趴在床上,看著左手邊的手機。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手機這時響了起來,妳伸手拿起手機Olive這幾個大字顯示在手機上。

Olive是妳在小餐館工作的同事,跟妳一樣是外場負責送餐,工作中偶爾會和妳聊聊天、嬉鬧一下,但對妳來說,他就只是和悅悅他們一樣的同事。

妳扁扁嘴,接起電話,這次脫口而出的不是中文,而是流利的英文。

Olive,怎麼了?這麼晚打給我?(What happen, Olive? It’ s really late now.

-沒什麼,問問妳到家了沒?(Nothing important, just want to ask if are home.

-嗯,沒事我就掛了,早點休息。(Un, okay. I want to hang up the phone, It's time to go and hit the bunk early.

啊,這句話真有他的味道呢!

妳發出自嘲的輕笑,讓另一頭的Olive聽得一頭霧水不過也沒說什麼。

-等等,我想問妳明天休假有什麼計畫。(Wa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any plan on this weekend.

-沒什麼特別的。(Nothing special.

-那妳願意一起去逛逛哥本哈根嗎?(Do you want to visit Copenhagen with me?

聽到對方的話,妳沉默一陣後,拒絕了他的邀約。

妳不想給對方無謂的希望,既然沒有打算要開始,就不要讓對方有那道光。

不然會跟妳一樣,給了過多的期待,最後卻落到躲到丹麥的這步田地。

不知不覺的,妳眼睛閉上了。

 

那夜,跟平常一樣,無夢。

 

再次醒來已經是隔天的中午,房東太太人很好的在妳房門口放了點吃的,也是因為她的聲音讓妳醒來。

睜開眼睛的那秒,妳以為妳回到了戀語那間小房子,門口走動的聲音是對面許墨出門的聲音。

原來自己是那麼懷念在戀語的日子嗎?

妳起身、深深的伸了懶腰。

在丹麥,就算出太陽也不會熱,頂多就是溫暖。

妳走到窗邊,中午的太陽撒進房內,妳打開窗戶,微風混雜著海味吹了進來,人魚雕像邊遊客熙攘的聲音也趁虛而入。

「早安,李澤言。」

和平常一樣,妳對著有點冷的的空氣道了早安,回應妳的,只有冷得讓妳臉頰發紅的冷冽空氣而已。

 

2.

那一天,很普通。

妳抱著一堆資料跑到華銳,妳已經很習慣提早十分鐘來到總裁辦公室。

敲門後等不到回應就逕自走進去。

李澤言不在,不過妳也不意外,這麼忙的總裁如果閒而無事的躺在他的皮椅上滑手機,那妳還真要擔心華銳的前途。

妳坐在會客用的皮沙發上,把手中的資料放在桌上,並打開筆電繼續看匯報用的簡報。

即使交往了、訂婚了,他還是和平常一樣嚴格,生活裡雖然有點甜蜜,但總體上來講,他還是個大冰塊。

「來了怎麼不讓前台通報?」

開完會的李澤言把批好的公文放到魏謙手裡,待魏謙離開辦公室、關上門後才作道妳旁邊。

「想說我們總裁忙,我多等等也好。」

「妳就是這樣才浪費時間。」

雖然嘴巴一樣毒,但聲音裡卻帶著幾分溫柔。

喜歡,太喜歡了。

這樣的總裁只有自己才有真是太幸運了。

「發什麼呆?我可沒時間陪妳瞎耗。」

前一秒的幸福,下一秒就被冷淡的語調潑了一身冷水。

妳對著電腦的簡報一面一面的講解給總裁聽。

「就這樣?」

講完,妳站著面對坐在沙發的李澤言,他雙手交叉在胸前,用著不以為然的眼神看著妳。

「哪裡不對嗎?總裁。」

「哪裡?整篇都不對。」

李澤言將手中的資料碰的丟到桌上,似乎忘了站在他眼前的是他的未婚妻。

「抱…抱歉,我回去重修。」

妳一愣,這種語氣妳已經許久沒聽到了,他也幾乎沒有這樣兇過妳,就一次,而那次是妳們剛認識沒多久的時候。

妳抿著嘴,收起桌上的資料、闔上筆電,準備逃開這個辦公室。

「晚上,我會晚點回去。」李澤言看著妳的背影,緩緩開口,「要和娛樂公司的人應酬。」

娛樂公司意味著什麼妳不是不知道,長久以來的怨氣終於恩為這根稻草被壓垮了。

「嗯,我知道了。」妳背對著他,淡淡地說道,「晚上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這已經不知道是妳的幾天獨守空閨了,他總是用著各種推託晚回家或是早早回家卻壓著妳做那檔事。

妳怎麼那麼不堪呢?

妳跟李澤言已經很少肩並肩的坐在沙發裡,頭靠著頭的看著無聊的片子,最後迷迷糊糊地睡著。

就像那天在李家一樣。

不過看來他沒有妳也是一樣的,他的生活也是這樣過,大不了妳生氣的時候再塞個布丁給妳就好。

妳從床上起身,拉出被擱置在衣櫥裡的護照,長期需要出差的妳們完全沒有護照過期的問題。

留了一個不要找我,簡單又幼稚的字條。

時間尚早,七點多,妳打了車往機場前進,一路上路過了許多妳們約會時或是散步時不小心撞到他的地方。

看來這段關係就在這畫下了句點。

妳撐著頭看著高速公路邊一盞盞路燈劃過車窗,地平線那端能隱隱約約能看到華銳大樓,妳撇開頭看像手中的手機,沒有信息、沒有慰問。

不能回頭,就走得更遠吧。

這是他說過的話,而妳正在實踐他的話。

到了機場,飛最遠的就是那班往丹麥的班機。

丹麥啊…妳也只在書上跟童話書上看過,安徒生的故鄉、童話王國。

置身於童話世界,逃避現實,的確像是妳的作法。

買了機票、進了關,直奔登機口。

已經沒有時間再讓妳回頭了。

【待續】


後記

各位好,這裡是歿影。

久違的又腦洞大開才有了這篇出來,題名是隨意定的,不然原始的檔名還是叫無題。

簡單的解釋一下意思,這次不是病名,是神的名字。

Frigga,弗麗嘉。

北歐的婚姻與愛情之神,也是奧丁的老婆,阿斯嘉的皇后。

我對北歐神話沒什麼研究,最多就只知道奧丁、索爾跟洛基,所以弗麗嘉我也不是很熟。

別問我為什麼不是阿弗羅蒂黛或邱比特,我家女主都跑去丹麥了,用北歐神也是正常的(?

然後,為什麼是丹麥。

沒什麼為什麼,就只是因為我喜歡丹麥(任性

總之謝謝大家閱讀到這,如果有什麼建議都歡迎留言給我。

我愛大家。

不過我最愛李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