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言X妳

*OOC有,李澤言是大家的

*這篇沒有車,請安心閱讀

----------------------------------------

 

你一個人開著車,以警察看到絕對會被攔下來的速度飆著。
你不是一個喜歡飆車,更準確的說,你根本不常開車。
每當你下意識的想減慢速度,被丟在副駕駛座、揉成一團的雜誌內頁一再的提醒你為什麼你現在在這。

[
華銳集團總裁被目擊與當紅明星羅嘉一同走入私人公寓〕

你用顫抖的手拿起被丟在雜誌內頁旁的手機,按下通訊錄裡最常撥打的那支號碼。
「喂,你現在在哪裡?」
電話撥通後幾秒立刻被接起來,低沉平板的聲音裡你聽得出來他的慌張和困惑。
「李澤言,你個渾蛋!」
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一聽到他的聲音,你脫口而出了這句話。
下一秒,你感覺到了因為撞擊而彈出的安全氣囊撞在你身上,之後便失去了意識。

CH.1
刺鼻的消毒水味和人們聲音的低語著喚醒了你,在過於空曠的房間裡你認得出來說話的人是安娜姐和…一切的主因-李澤言。
試著坐起身卻因為身體的痠痛和僵硬而失敗。
「…醒了?」
注意到你動靜的兩人,一個往外跑去叫醫生,另一個則往你這走來。
你抬頭看向李澤言,以困惑的眼神看著他。
「為什麼…華銳的總裁會在這?」
你由上而下的打量他,凌亂的頭髮和歪斜的領帶出賣了他毫無表情的撲克臉。
「悠然,不要鬧了。」
李澤言難得叫了你的名字,但你依然皺著眉頭表示出自己的困惑。
「…鬧什麼?」
你歪頭看著李澤言,和他眼裡的焦慮和恐慌 。
一陣沉默擋在你們倆的中間,直到安娜領著醫生和護士回到房間。
「安娜姐,為什麼李澤言會在這?」
安娜聽到你的問題愣了一下才回答:「他是你的男朋友啊!」
「男朋友…?」
你細細的咀嚼這三個字,就像從來都不曾聽過。
「醫生,怎麼回事?」
李澤言轉頭看向剛進來的醫生。
醫生上前做了簡單的檢查,並朝站著的兩人做解釋。
「剛到院的時候有用核磁共振檢查過,腦內並沒有瘀血。我想失憶的原因或許是心理的問題,可能受到什麼刺激引發selective amnesia intermittent amnesia,也就是俗稱的選擇性失憶症。」

安娜和李澤言看了你一眼,向醫生道謝後一齊轉向你。

「你真的不記得了?」

「...?」

安娜無奈地搖搖頭、摸摸我的額頭確定沒有其他異狀後跟李澤言說自己要先回公司後留下尷尬的你們。

李澤言沉默地看著你,最後開口道:「你在堵氣嗎?」

「堵什麼氣?我為什麼要跟華銳的總裁堵氣?」

你皺起眉,困惑地看著李澤言。

「嗯…例如我跟羅嘉的緋聞?」

「總裁大人,您的私生活跟我一個小小的製作人又有何干?」我吞下口水,繼續說:「如果真的像安娜姐說的,我們是情侶,那,你跟羅嘉的緋聞或許應該跟我有關係,但是並不是現在的我。」

李澤言似乎想說些什麼,看了你一眼後走出病房打電話去。

另一方面,李澤言出了病房外便直接聯繫了許墨,和對方說了所有事。

「你覺得有可能?」

李澤言口氣懷疑,卻也不敢否定電話另一頭的腦科學天才。

「好,我知道了。」

 

2.

人家說情侶吵架遷怒到別人就是不對。

這點你也是懂的,所以你在第一時間就跟你公司的所有人坦白了一切,除了魏謙。

妳果然還是信不過他。

「悠然,還記得我嗎?」

以做筆錄為由跑來你病房的白起在你眼前揮手。

「警察叔叔,有什麼事嗎?」

「叔叔?!」

白起聽到你叫他叔叔一臉受傷的看著你,在妳惡作劇般的一笑後讓他明白妳只是在逗他。

「真是的,嚇我一跳。」

白起寵溺的揉揉你的頭髮,看在李澤言眼裡很不是滋味。

為什麼唯獨只有他被你忘記了?

李澤言知道你氣他的點,還有車禍那晚打給他的電話,他明確的知道妳在氣他,但是他卻不知道妳氣的點是什麼,還有,為什麼會失憶。

「總裁。」魏謙走到李澤言身邊交給他一份資料,「這是剛剛我從許教授那裏拿來的資料。」

站在病房外的李澤言翻著手上的資料,用眼神示意魏謙把許墨的話轉述給他聽。

「許教授說,要喚醒失憶的人的記憶可以先嘗試看看你們之間的習慣。」

「習慣?」

「再怎麼小都可以。」

「...我知道了。」

 

雖然身上沒有明顯的外傷,但你卻因為失憶必須在院觀察,這時你就很想大喊放妳回去,妳沒有失憶,當然,代價就是要承受某位總裁的怒火。

妳甩甩頭決定把問題丟給之後的妳來承受並悠哉地躺在醫院裡。

說是悠哉,公司的工作卻也沒有閒下來。

白天趁李澤言不在的時候幫安娜趕節目的企劃和匯報,等安娜他們休息、李澤言下班幫你帶晚餐來,妳又得裝傻聽他說一些你們發生過的故事。

「原來發生過這種事?」

妳一邊吃著布丁一邊聽處理文件的李澤言說故事,這時你不得不佩服他可以一心好幾用,做布丁、弄文件順便說故事給你聽。

「好了,該睡了。」

在妳吃完布丁,他強迫妳一定要刷完牙後,李澤言起身把房間的燈轉暗,坐到妳身邊難得溫柔的撫摸著妳的頭髮。

妳閉起眼睛、慢慢的把呼吸調整均勻,讓對方當真以為妳熟睡了,妳感覺到一個吻落在妳的唇上。

「為什麼失憶的是妳呢?」

妳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在你耳邊響起。

「...對不起。」

很難得的,道歉的話語從高傲的總裁嘴裡發出,這一秒,妳幾乎要從床上彈起來跟她說妳沒有失憶,都是妳裝的。

妳感覺到身邊的床墊被壓下去,暫時不敢動,直到10分鐘後,妳聽到身旁的人傳來均勻的呼吸聲才起身彎腰親上他的頭髮。

但你卻沒發現,這時趴在床上的人眼睛是張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eresa2120 的頭像
teresa2120

歿影小舖兼工作室

teresa21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